向 ADHO 指导委员会报告 GO::DH 的相关事项

关于

全球展望::数位人文(Global Outlook::Digital Humanities)是新近被认可的 ADHO 特别小组(​​SIG)。它的前身是许多个经由 ADHO 会员与组织成员所提出的“推广”组织,其中包括 SDH-SEMI(当时名称)、ACH 以及 ALLC(尽管这是其承袭者,重要的是注意其创设精神并非共享先前创设精神之目标与假设:特别是,经验显示——与其成为一个 “延伸”或“援助”的程序,倒不如成为点对点的共同体)。 DH 2012 会议期间,在 Marcus Bingenheimer、Neil Fraistat、Howard Short 以及 Daniel O’Donnell 的领导之下,SIG 初具规模。Alex Gil 与 Titi Babalola 在秋天时节加入最初的领导层。也许 SIG 组建的最大动力来自于 Ray Siemens 和 INKE 团队在他们于哈瓦那(Havana)举行的 Birds of a Feather 会议之后所安排的聚会。此外,Lethbridge 大学额外捐赠了5,000 美元作为数字人文学的学生研究奖学金,鼓励学生从事大领域方向的相关研究与教学工作。

活动

自一月中旬核准以来,SIG 已经相当忙碌:它架设了一个多国语言的网站(http://globaloutlookdh.org/),建立了 Twitter 账户和 Facebook 页面,委派行政管理团队、主席以及 核心主管人员。 截至今日为止(1月29日,2013年),它的邮件清单(mailing listglobaloutlookdh-l@uleth.ca 有193 个会员。计划在手的最先的几个活动:一场 THAT Camp(人文科学技术营)将在今年11月于哈瓦那(Havana)举行。其他世界各地的 DH(人文信息)活动项目有:一场加拿大人文社会科学联合会关于非洲 DH 的会议,一场在 DH2013 关于中国 DH 的特别会议(规划中),以及 Lethbridge 基金的奖学金计划。其他仍处于初始阶段的提案包括:一个在以最低限度计算(minimal computing)为主题的工作组(最低限度计算,是指在许多不同程度的网络基础设施条件下仍然能够进行的运算服务)以及发展区域工作组。

管理

我们在过去的几个月当中所学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理解了经验的多样性对于研究者于理解过程、理论和实作时的影响程度。实际上,小组今年度的每一个决定,在广大的社群参与之后,很少是没有经过重大且之前无法预期的修改的。 因此,在编制我们的行政管理团队以及制定初始章程时,我们始终刻意不干涉。行政管理团队由所有表示有兴趣加入的志愿者们组成。管理阶层成员以先到者先指派的原则委任,所有职位皆由两位或两位以上来自不同地区、不同语言团体的人把守。这看起来似乎是一个无法维持的治理模式,但是它已被证明在初始阶段是有效的。章程委员会已经考虑到这种社团衍生出来的复杂问题,包括如何平衡民主热情相对于地区语言的差异。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繁体中文, 英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